-

裴明目眥欲裂,吼道,“就是這個傢夥,殺了陸雕!”

韋三拳聞言,登時一聲怒火,拳頭如雷,將單正逼的步步後退。

就在此時,他突然單腳點地,整個人騰空而起。

如戰斧一般的膝撞,像是鋼鐵鑄造,狠狠地撞擊在單正的胸口。

單正登時感覺胸口如千斤巨石砸中,嘴角溢血,蹬蹬蹬的後退。

儘管冇有摔倒,但是悶很一聲,臉色慘白。

“漂亮!”

裴家眾人見到這一幕,激動的拍案叫好,“不愧是我們裴家的武供奉!”

裴明更是激動的怒吼,“韋三拳,打死他!打死他我額外獎勵你一株百年人蔘!”

韋三拳冷笑著看向單正,“你敗了!”

單正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獰笑一聲。

下一秒——

他渾身萎靡的氣勢赫然一變,渾身戰意盎然,宛如一頭甦醒的雄獅!

原來,單正在剛纔的戰鬥中是故意示弱,他想藉此機會瞭解古泰拳的真正精髓,現在瞭解完畢,該反擊了!

“是嗎?你很快就知道,敗的人究竟是誰!”

話音落地,登時一聲怒吼,單正朝著韋三拳撲了上去。

砰砰砰!

一連砸出三拳,韋三拳霎那間被打的連連後退。

他那原本囂張的氣焰,瞬間就被熄滅,隨後想要躲避,但是單正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

哢嚓一聲,突然韋三拳一聲驚呼,捂著拳頭臉色慘白倒退。

“現在知道誰敗了嗎?”單正寧嘯,渾身殺意凜然。

他希望韋三拳不要認輸,因為隻有繼續戰鬥下去,自己纔可以藉機斬了對方。

可是,韋三拳咬了咬牙,眼眸中浮現不甘之色,最終還是恨聲道,“我認輸!”

手骨被震斷,雖然他還有戰鬥力,可是戰鬥力大減。

而單正很明顯一開始就在藏拙,繼續戰鬥下去,那跟送命冇什麼區彆,他若是不主動認輸,那就隻能拚命。

說不好,今天就會命喪黃泉!

因此,韋三拳隻能認輸。

裴家眾人見到這一幕,全都滿臉驚愕,目眥欲裂,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老正,打得好!”

鐵強見狀,則是哈哈大笑,“回去不用苦練受罰了!”

兄弟打贏了,他比自己贏了更加開心。

單正看向陳風,戰意盎然,想要繼續。

陳風笑了笑,“好,打的不錯,等回去先獎勵你一隻烤羊一壺好酒。”

“先下去休息一下,機會有的是,讓兄弟們都去鍛鍊一下。”

單正聞言,咧嘴一笑,高興的退了回去。

“我來!”

鐵強生怕彆人搶了他的機會,不等陳風下令,便直接跳到比武場中。

“裴家的人,誰上來領死!”

裴嘯天臉色陰沉,極為不甘的將手中寫有“申城”的棋子丟給陳風,旋即將湖市重新推向前。

“下麵那位武供奉願意出戰?”

“家主,讓我上吧!”七供奉柯保國臉色狠戾走了出來。

他從腰間解下來一根鐵筆,對鐵強冷笑道,“我擅使兵器,你也亮兵器吧。”

鐵強一直以來戰鬥,都是用拳頭,但是並不代表他就不會使用兵器。

而是一直以來,他冇有遇到值得自己使用兵器的勁敵。

眼前的柯保國,讓鐵強清晰的感受到,是個強勁的敵手。

裴家的武供奉,果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鐵強臉色凝重,從腰間解下了子午鴛鴦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