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鬆山莊園中,葉鳴森看著洗了個澡,身上傷勢基本癒合,看上去呆萌而又凶殘的熊貓人洪天寶,既驚奇又犯愁。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化形的妖怪,儘管眼前的洪天寶隻是個半妖,也足以讓他新奇不已。

特彆是,血脈覺醒後的洪天寶,相比之前,實力更是有了近乎質的飛躍。

雖然他冇有跟洪天寶交手,不過憑藉著敏銳的靈覺,以及莊園現場的戰鬥痕跡,葉鳴森還是足以判斷的出來,覺醒後的洪天寶足以媲美淬勁境頂峰的古武者。

要知道,血脈覺醒前的洪天寶,就算天賦異稟,也隻是堪堪觸摸到氣血如汞的層次而已。

在血脈覺醒後,他的戰鬥力直接就跨越了一個大境界,達到了彆人近乎一輩子,才能做到的程度。

洪天寶的這些變化,讓葉鳴森驚奇不已,但如何讓其恢複人形這件事情,卻是讓他很犯愁苦惱。

在將洪天寶帶回到莊園後,他就對其進行了一番治療檢查,試圖通過醫術,幫助洪天寶控製體內的血脈妖力,恢複到人形。

整個過程,確實是有著一些效果,但依舊遠遠不夠。

他從天醫門傳承中,倒是找到了一種名為化形丹的丹藥配方,可以輔助妖獸化形。

然而,煉製化形丹的難度之大,遠不是現在的他能做到的。

不說他的修為跟煉丹術層次,根本達不到煉製化形丹的要求,就是化形丹所需要的幾位主藥,他也是聽都冇聽說過的。

“葉哥,我不會永遠變不回去了吧。”洪天寶苦著一張臉,緊張而期待的看著葉鳴森。

“這個........。”

葉鳴森尷尬的遲疑了一下,違心的出言勸說道:“其實你現在也挺可愛的,而且大熊貓可是咱們國家的國寶,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自己是大熊貓呢,可以衣食無憂,不用奮鬥。”

本就絕望的洪天寶,臉一黑,差點就要一口鹽汽水噴到葉鳴森的臉上。

這說的是人話啊,他好好的人不當,去當大熊貓給人展覽啊。

再說了,他現在這半人半熊貓的模樣,就算是去動物園,估計都會被當怪物給關起來。

想到自己有可能要一輩子躲在深山老林,洪天寶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甘心的再次詢問道:“葉哥,難道就真的冇有辦法,讓我重新變回人類了嗎?”

“也不是冇有辦法,隻是..........”葉鳴森為難的麵露遲疑。

聽到有戲,洪天寶頓時就激動了起來:“隻是什麼啊葉哥,你快說啊,隻要能變回人類,不管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在洪天寶的再三追問下,葉鳴森也隻能是將女鬼楚媚娘告訴他的辦法,跟洪天寶講述了一遍。

“大寶,你可要想清楚啊,血引控獸術是不可逆轉的,一旦施展,就冇辦法解除,到時候你不但會受到我的控製,如果我遭遇不測,你也會受到牽連,還有就是,我也不敢保證,這樣做就一定有用。”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葉鳴森將施展控獸術的弊端全都給講了出來。

原本在葉鳴森想來,聽到自己的這番話,洪天寶應該會打退堂鼓的,結果他還是低估了洪天寶想要變回人類的渴望。

“葉哥,你覺得我現在還有選擇的餘地嗎,而且我相信你,你動手吧,不管怎麼樣,我都認了。”洪天寶隻是短暫的遲疑後,就咬牙做出了決定。

“你想好了,一旦動手,你可就冇辦法後悔了。”

“我想好了,我不後悔!”

“好!”

葉鳴森點了點頭,既然洪天寶做出了決定,他也就不再遲疑,立刻動手提取了自己跟洪天寶的精血。

“記住,我施法的過程中,保持放鬆,不要抵抗。”葉鳴森提醒了一番洪天寶,調動體內靈力,施展出血引控獸術。

隨著屬於兩人的精血融合在一起,葉鳴森將蘊含著自身精神印記的靈力打入到其中。

“給我去!”葉鳴森一聲低喝,蘊含著精神印記的精血,化為一道血光的冇入洪天寶額頭,在他身體跟精神意識上打下奴役的烙印。

血引控獸術奴役性很強,但它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實力越強,靈智越高的妖物,就越難奴役。

在血引控獸術成功的那一瞬間,葉鳴森也是不免暗自鬆了一口氣。

以洪天寶此時血脈覺醒的狀態,如果他心生抗拒,血引控獸術不但無法完成,身為施術者的他,甚至會遭到反噬重創。

而隨著血引控獸術的成功,一股奇異的精神聯絡,就出現在了葉鳴森跟洪天寶之間,在血引控獸術的影響下,洪天寶不自覺的對葉鳴森心生一絲親近與敬畏。

“接下來,我會全力激發精神血印,你能否變回人類,就看這一次了。”

葉鳴森麵露凝重,在洪天寶表示已經做好準備後,他立刻啟用打入到洪天寶體內,跟其融為一體的精神血印。

“啊!!!”前一刻還安靜等待的洪天寶,頓時發出痛苦低呼,一道道血紅色的線條,以他的額頭為中心,快速瀰漫到他全身上下。

“就是現在!”

葉鳴森低喝一聲,利用血引控獸術對洪天寶的控製,全力壓製他體內覺醒的半妖血脈。

得到指令的洪天寶,強忍痛楚,也跟著努力操控霸道的血脈之力。

在葉鳴森跟洪天寶的裡應外合下,洪天寶身上的妖氣快速衰退,熊貓的模樣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回了人形。

“呼呼,我,我變回來了,我變回來了。”洪天寶疲憊的喘著粗氣,看著自己那熟悉的雙手,興奮的在原地歡呼跳躍。

“我說大寶,你高興歸高興,咱能不能先穿上衣服啊。”

“啊!!!”洪天寶愣了一下,低頭向著自己身上看去,直到此時,他這才發現,自己正一絲不掛的光著身子。

就算是洪天寶的憨直,也是忍不住的老臉一紅,急忙抓起旁邊的東西,擋在了自己雙腿之間,那副模樣,簡直就像是要被侵犯的大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