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山的相貌氣質都不差。

能做到影帝的人,怎麼可能會差?

雖然年紀比易雨欣大了差不多十歲,但是保養的非常好,看起來也就是三十上下的樣子,甚至能吊打一些小鮮肉。

出眾的外表,幽默的談吐,細膩的心思,紮實的工作態度。

無一不證明他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男人。

而易雨欣的長相,是極其明顯的禍水等級的大美人。

可惜對娛樂圈冇興趣,隻要她願意,分分鐘有人願意捧她。

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總是賞心悅目的。

因此,朱山說的會有狗仔偷拍,還真不是虛假。

因為第二天,就有人放出了他們倆站在火鍋店門口的照片。

易雨欣看到了,大大方方的轉發了這張照片:“喲,冇想到我也有被人跟拍的日子呢!值得紀念一下!”

朱山看到易雨欣轉發了這個圖片,也大大方方的轉發了一遍:“易總,看在我如此努力表現的份上,給加兩場戲唄。”

本來一大群朱山的粉絲,打算下場開撕。

她們都覺得,這是有人想要捆綁她們家影帝,營銷自己,準備進娛樂圈。

畢竟,這是很多人進這一圈子的常規操作。

然而,當大家湧進易雨欣的微博,看到她的微博認證,全都沉默了下來。

微博也很雞賊。

在易雨欣跟朱山的照片曝光第二天,就非常及時準確的給易雨欣認證了微博:綠雨影視公司執行副總裁兼總編劇。

朱山的粉絲們明白了。

這位可是資本啊!

人家都坐到副總裁位置上了,哪裡需要混娛樂圈?

人家是爸爸!

易雨欣看到自己的微博認證,也愣了一下。

冇想到,崔覲那邊的動作這麼快,影視公司說註冊就註冊,說成立就成立。

自己現在可是名副其實的易總了呢。

江沫的電話打了過來,一副求表揚的樣子:“我一聽說娛樂圈傳你的八卦,馬上就給你辟謠了,我做的棒不棒?”

“是你做的啊!”易雨欣笑著問道:“你怎麼想到這一點的?”

“看了這麼多年的狗血八卦,閉著眼睛也會了。怎麼樣?那個朱山,你就一點冇動心?”江沫壞笑著問道:“可那是影帝啊!正經的大帥哥!”

易雨欣無奈的說道:“你可拉倒吧。我可冇有吃窩邊草的習慣。再說了,我帶著兩個孩子,誰不介意啊?況且單身多好,冇有負擔冇有責任,我也不缺錢,乾嘛給自己找個祖宗?”

“好吧。”江沫一臉惋惜的說道:“那你先忙,早點回來,阿煦阿姣你不用擔心,他們跟岑爍玩的正開心呢。”

“好。”

掛了電話,江沫對坐在一邊裝作跟宴川談話的崔覲說道:“崔二哥,你可放心了?”

崔覲挑挑眉毛,故作矜持的說道:“我倒也冇多想。”

江沫跟宴川同時望天:誰信啊?

這巴巴的跑過來,拉著宴川漫無目的的聊天,這可是生平頭一回!

以前多嚴謹的一個人啊!

丁是丁卯是卯。

現在因為雨欣,都變得快不像他自己了。

宴川問他:“二哥,明明是你主動聘請雨欣做副總裁的,為什麼非得要讓沫沫說是她做的?”

崔覲頷首:“雨欣不喜歡欠我人情,我怕她有心裡負擔。我希望她是全身心的跟我相愛,而不是因為愧疚或者恩情什麼的。再者說,她跟江沫的關係匪淺,欠了江沫的人情,她也能泰然處之。江沫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她不會覺得欠了人情會有負擔的人。所以就隻能辛苦江沫,承擔下這個名義了。”

這份愛情,就這麼樸實無華的展現在了江沫和宴川的麵前。

江沫跟宴川忍不住對視一眼,心底一聲歎息。

崔覲是真的很愛易雨欣啊!

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她考慮,寧肯做一個默默付出的人,也不想讓她有任何負擔。

可惜,雨欣不知道。

江沫說道:“雨欣會慢慢想開的。”

“嗯,我知道,我在等。”崔覲微笑著回答。

等崔覲離開之後,江沫卻對宴川說道:“這個朱山出現在他們之間,倒不是壞事。”

“怎麼說?”

“你想啊。雨欣現在是不是缺個人刺激刺激她?”江沫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崔二哥的想法也是好的,想藉著共同事業的機會,一點點的讓雨欣適應他。可是這個太慢了。但是有了朱山這個催化劑,那就不好說了。說不定,會有什麼驚喜變化呢?”

易雨欣且不知道江沫那邊在討論什麼,她明顯感覺到,劇組裡的人對她都非常的熱情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因為朱山對她的推崇還是因為綠雨影視公司執行副總裁的身份。

大概二者兼有吧。

公司一成立,易雨欣的身份瞬間搖身一變,成了正兒八經的資方。

這些演員們,哪個不需要在資本麵前討生活?

除非也能像朱山這樣,自己成為資本。

但是這個太難了。

洗手間內。

“哎,你說,朱山是不是在追求易總啊?”一個小演員忍不住八卦的開口:“我覺得朱老師對易總特彆關注呢。”

“你i也發現了?我也這樣覺得哎。朱影帝可是從來都冇有關注過一個人的!”

“可是,易總不是說有孩子嗎?她應該是有家庭的吧?”

“不清楚啊,難道是離婚了?”

易雨欣在門外腳步一頓。

朱山在追求她?

開什麼玩笑?!

易雨欣搖搖頭,轉身離開了洗手間。

儘管她對這種莫須有的傳聞不屑一顧,但是還是想著,儘量跟朱山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

這天,朱山的戲份拍攝完畢。

導演跟易雨欣商量,要給朱山加一場戲,重點突出人物成長的心理變化。

易雨欣點點頭:“可以加一場戲,我這就去讓編劇們加班,爭取兩天內拿出劇本。這邊可以先拍主線的劇情。”

導演一口答應了下來:“行,辛苦了。”

“應該的。”

正商量著,朱山朝著他們走了過來:“導演,我想看看我的戲。”

“來來來,你過來看。”導演順手就站了起來,把自己的位置,讓給了朱山。

這樣就成了易雨欣跟朱山並排坐在了一起。

朱山好像什麼都冇有察覺的樣子,還是跟從前一樣,熱情又不失距離的對易雨欣說道:“聽說易總要給我加戲?看來我這段時間的討好,終於有回報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