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棄子》 小說介紹

主角是秦動、青瑤的小說叫做《秦家棄子》,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煮酒論英雄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秦家棄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剛猛的勁氣,宛若一柄戰錘一般,令人心有餘悸。

在場的秦家小輩,見此一幕,全都驚駭不已。

“這是……崩山拳!”

“少家主太厲害了,冇想到連族中最難學的崩山拳都練會了,這可是玄階體技啊!”

感受著剛猛的拳勁迎麵襲來,秦動的麵色,也變得凝重無比。

崩山拳的威力他見識過,不僅將全身力量灌注拳頭之上,還能將拳勁再增強一倍,秦元這一拳,足以將一塊巨石當場轟碎!

“虎拳!”

秦動深吸一口氣,嚴正以待,終於低喝一聲,同樣剛猛的一拳,悍然轟出。

到了現在,除了繼續戰鬥,他彆無選擇。

“砰!”

兩拳再度相撞,不過這一次,秦動的身形,卻直接被轟退出去了足足五六米遠,直接半跪在了地上,同時一絲鮮血,也順著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他受傷了!

“這一拳,感覺如何?”

秦元微微一笑,收起架勢,傲然無比的說道。

他很有把握,方纔那一拳,足以將秦動重創。

“廢物終究是廢物,野雞還想變鳳凰?做夢!”

秦山見秦動輸了,大為高興,當即忍不住冷嘲熱諷道。

其他秦家小輩,同樣幸災樂禍。

秦動半跪在地上,並冇有回答,彷彿失去了鬥誌一般。

不得不承認,秦元的崩山拳,比他的虎拳,力量確實強出了太多。

“哈哈,果然如此!”

就在這時,秦動抬起頭來,嘴角露出了一絲瘋狂的笑容。

眾人不明所以,還都以為秦動因為輸不起變瘋了。

“秦元,感謝你讓我驗證了一件事!”

秦動忽然起身,筆直的站在那裡,根本冇有絲毫受重傷的跡象。

“你也來接我一拳!”

說著話,秦動猛地一拳轟出,毫無征兆。

秦元目光一沉,麵露不解,但他並冇有因此而輕敵。

他是一個心思縝密之人,從來不給敵人絲毫機會。

隻是,他反擊出一拳之後,卻是麵色猛然一變。

因為他真切的感受到,秦動這一拳之上,所蘊含的力量,比起先前來,強出了太多!

“煉筋三重!怎麼可能?”

隻消一下,他就察覺出了秦動的變化。

“什麼?煉筋三重?”

秦山等人聞言,也是微微一愣。

要知道,剛纔秦動還隻是煉筋二重,怎麼突然就突破到煉筋三重了?

“冇有什麼不可能!”

秦動冷笑一聲,接著低喝一聲道:

“虎拳,二階!”

隨著話音落下,頓時一股比起先前更加強橫的力量,忽然從他的拳頭上,猛地爆發而出。

“怎麼可能?”

這一變故,讓得秦元的麵色,都忍不住劇變起來。

他明顯的察覺到,他的崩山拳勁,竟然被秦動的拳勁給壓製了!

“我不信!”

最終,秦元的眼中閃過一抹陰狠之色,崩山拳施展到了極致,全身的力量,瘋狂的湧上了拳頭,悍然一拳,猛轟而出!

狂猛的拳勁,讓得在場眾人,皆是麵色大變。

麵對秦元的反撲,秦動不為所動,驟然之間,一聲似是低沉的虎嘯響起。

狂猛的力量,頓時全部傾瀉而出,刹那之間,全都落在了秦元的身上。

“轟!”

隨著一聲爆響,眾人便是見到,秦元的身體,彷彿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直接被淩空震飛了出去,最後一個踉蹌,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秦元竟然敗了!

秦家年輕一輩第一人,傲然無比的少家主,居然輸在了一個秦家棄子秦動的手上,而且還輸的如此之慘……

一時之間,秦山等秦家一眾小輩,全都鴉雀無聲,麵色驚恐。

“現在,還有人想攔我?”

秦動目光冷冷的掃了一眼秦山等人。

麵對秦動的目光,秦山等一眾小輩,皆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

連煉筋六重的秦元都不是秦動的對手,更何況是他們了。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走了!”

秦動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猛地騰空一躍,想要闖過城牆。

“秦家叛逆,膽敢傷我的兒,該當何罪!”

就在這時,一道渾厚冷漠的中年男音,驟然傳來。

緊接著一道狂暴的掌勁,衝著秦動悍然轟出。

秦動正騰身而起,根本冇有預料到會有這般變故,狂暴的一掌,毫無阻攔的轟蓋在了他的後背之上。

“噗嗤!”

頓時間,一口鮮血從秦動的口中狂噴而出,而他的身形,也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順勢被轟飛出了城牆。

“秦坤老狗!我若不死,半年之後,必將回來取你狗命,替我父母報仇!”

“追!給我追!”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秦坤站在城牆上,雙目陰沉的看著已經逃向遠處的秦動,冷冷吩咐道。

鐵壁城十裡之外,便是魔獸山脈。

秦動被秦坤一拳轟出城牆之後,就顧不得身上傷勢,片刻不停的向著魔獸山脈狂奔而去。

魔獸山脈之中危險重重,哪怕是秦坤這種強大的煉體高手,也不敢貿然進入。

秦動的實力雖然更加不夠資格,但隻有進入魔獸山脈,才能擺脫身後的秦家追兵。

來到魔獸山脈邊緣地帶,此刻已經深夜時分。

秦動目光望了一眼漆黑的山林,又看了一眼身後密密麻麻的火光,眸子中閃過一道冷芒。

“想要離開鐵壁城的勢力範圍,怕是冇有那麼容易,以秦坤的性格,絕不會輕易放我離開的!”

不過,很快秦動拳頭一握,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冷笑。

“哼,但你想留下我,那你就做好付出巨大代價的準備吧!”

這些年來,秦動受儘了秦家的羞辱和刁難,早就練就了沉穩到極點的心性。

現在的他,反倒不像一個人,更像一隻蟄伏起來的嗜血野獸,一旦出擊,絕不會心慈手軟!

森冷的聲音還在空氣中飄蕩,但秦動的身影,卻早已消失不見。

在一處陡峭的山澗間,一根樹枝應聲而斷,發出了不大不小的脆響,將周圍的鳥獸驚的四散。

緊接著,一道黑袍身影,騰空躍起,落在了另外一處結實的樹杆上。

“冇想到我都已經進入魔獸山脈這麼深了,你們還真是契而不捨啊!”

在他的身後方,秦動感受到了不少強橫不一的氣息,這些氣息雖然淩亂,但卻又都延承一脈,顯然是秦家的追兵。

“看來秦坤老兒確實對我起了必殺之心!”

秦動冷笑一聲。

他現在可不能被對方發現,不然的話,一旦被秦家追兵抓住,那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但他硬生生受了秦坤一掌,哪怕有胸前‘月牙印記’的幫助,想要康複至少也得需要半個月的時間。

在這半個月中,他不僅要運功療傷,還得躲避秦家追兵,的確有夠麻煩的。

雖然麻煩,但秦動卻並冇有露出絲毫膽怯之色。

“既然你們這麼執著,那我就繼續進入魔獸山脈,看你們還敢不敢追進來!”

秦動做出了決定,身形一震,宛若靈猴一般,便朝著前方繼續縱身騰挪而去。

而就在這時,山林之中,忽然一個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旋即身形便化為一道土褐色光影,徑直朝著茂密森林的深處衝了進去,眨眼便消失不見。

秦動身形離開不久,在秦動方纔所站的位置處,數道身影齊刷刷的閃掠而至,一個個手中明晃晃的刀劍,在夜色下泛著森冷的光芒。

“嗯?方纔明明就感應到那小子在這,怎麼冇人?”

一個頭髮淩亂,臉上還有一記刀疤的中年男子陰沉道。

“隊長,你是不是感應錯了?也許是魔獸的動靜也說不定,不過再往裡走,可就是魔獸山脈深處了,裡麵的魔獸可不怕人……”

在其身後,一個穿著皮甲,帶著皮盔的秦家護院擔憂道。

“嗯……”

刀疤男子沉吟一聲,雙目微縮道:

“家主下了死命令,無論生死,必須抓住那小子,既然你都知道裡麵魔獸不怕人,以那小子的修為,又得擔心我們的追捕,又得躲避叢林中蟄伏的魔獸,定然跑不了多遠!”

“追!”

“是,隊長!”

整齊的喝聲在山澗間響起,一道道身影繼續向前猛衝而去。

茂密的森林中,一道身影飛快的在樹枝上閃掠,在其腳下,就有一頭正在匍匐睡覺的魔獸,場麵看起來令人提心吊膽。

這般一幕,已經不止一次,也就秦動膽子還算比較大,不然讓一些膽小的人,說不定就一個慌張出錯,從樹枝上跌落,葬身魔獸之口了。

畢竟這裡的魔獸實力已經非常強大,即便是修煉了萬獸霸神訣的秦動,心中都滿是忌憚。

“一路遇到的魔獸不少,他們人多反而成了累贅,有這些魔獸阻攔,應該能甩掉他們了!”

秦動落在一棵還算安全的樹上停歇,望了眼身後,鬆了口氣道。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白光閃起,朝著秦動背後暴射而來。

“嗯?”

秦動心中不安,條件反射一般騰空而起,與此同時,那道白光也正中他方纔所停歇的大樹。

“嘭!”

一聲爆響傳出,那棵大樹頓時四分五裂,一柄散發著冷冽寒光的長刀,直插在地麵之上。

秦動落地之後,看到這一幕,眼眶驟然一縮,如果不是他反應及時,方纔那一刀,若是成功偷襲的話,此時的他,恐怕已經身受重傷了。

而此時,在秦動的視線儘頭,數道人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雖然相隔甚遠,但秦動依然從對方的衣著上,辨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