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肆肆你來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況!”2

阮羲和真特麼拴q了!

“你彆急,我去查查。”044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並不清楚怎麼回事。

“好。”

約摸五秒以後,小係統纔出聲。

“和和,是這樣的,因為係統檢測到你任務6的失敗率很高,為了防止你因為任務失敗而擺爛,所以才設置了這麼一道程式,每被一個前男友發現,任務獎金就會減半,超過五個發現以後,每多一個需要向係統繳納500萬。”15

阮羲和:真的是有一句mmp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這個機製不公平。”

阮羲和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是單方麵索取的那一方。

畢竟她是憑自己本事得到男人純粹的愛意的,係統需要那份純粹的能量,給予的任務獎勵其實就是變相的發工資。

她從來都不在所謂的係統商城買東西,不過分依賴這種身外之物,從小到大,她所有的榮譽和獎狀都是靠自己去拚去搶得來的。

公司禦下,員工如果違反條例,可以適當懲戒,但是從冇有聽說哪家公司一扣就扣一半的。

隨著時代的發展,個人應儘的責任和應得的權利條案都越發清晰明簡,她就不信,現在都有勞工保護法,它未來星際還能亂來不成!

044也愣了一下。

主係統的威嚴從來都冇有人敢去挑釁,阮羲和這陳詞上訴以後,還不知道上麵會有什麼反應呢!

她這人慣是不愛吃虧的,也不想任誰隨意拿捏,該剛的時候更是絕不含糊。

“和和,從來冇有人公然和主係統作對的。”

“嗯,那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了。”

阮羲和語氣裡喜怒不辨。

“和和。”

“放心,有結果了通知我就行。”

“好。”

“第二個知道我有對象了的,是顧渚紫嘛?”2

“是。”

阮羲和抿了下唇,閉著眼睛窩在他懷裡,可能是剛了主係統一局,心情好多了,閉著閉著就真睡著了1

唐謄和曲上雲那邊已經出了結果。

這事就是叁壹集團的手筆。

證據當下就放去了劉皖虢的桌子上,這一回該頭疼的便是他了。

那倆出去後,安璟運從裡間走出來坐在他對麵的椅子上。

劉皖虢皺著眉頭,看起來十分為難的樣子。

安璟運隻消看他這般模樣,大致就能猜到對方是因為什麼頭疼。

“你不是早猜到了,何必糾結。”

“叁壹集團每年都是納稅大戶,而且這裡麵關係很複雜。”

同為官場,安璟運理解劉皖虢的為難,但是,這事畢竟關深海人魚,他實在不想叫阮羲和失望。

“秉公執法是我們應該遵守的唯一準則。”

這是安璟運給劉皖虢的忠告

阮羲和是回酒店後,纔看到周叢給自己發的資訊,主要就是告訴她,鶴南弦打過電話過來,還問了她的情況,那邊現在已經知道她戀愛了。

她隻回覆了一個知道了,這事便作結束。

韶至來這裡以後也冇啥事做。

這會到家,她去洗澡,自己便提前坐進被窩裡。

她下午說過,賬晚上算,他想怎樣就怎樣。

拉開床頭櫃,往裡瞧了一眼,嘖,大盒,應該夠了。

套房就是這點好,連浴室都有兩個。

他平時洗澡最多十分鐘,今天卻足足洗了二十分鐘。

本來還害怕耽誤時間,比她慢,冇想到過來又等了二十分鐘,小姑娘還冇弄完。

誰也不知道,阮羲和在浴缸裡是真的睡著了。

這幾天雖然看似最閒的是她,其實最忙的也是她。

掌握大局那人一定要心思縝密。

所以相對應的,也需要思慮周全。

她精神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今兒個可能因為任務失敗的原因,那根弦突然就繃斷了,心裡不裝事,自然而然整個人就變得睏倦起來。

好在她訂了鬧鐘,就泡15分鐘。

如此一來,這澡就不可能洗的快了。

阮羲和出來時,便覺察到屋裡的氣氛不對

全屋便隻有小夜燈是亮的。

他打著赤膊,肌肉塊漂亮的很,半靠著床頭,右胳膊上的青龍紋身明顯極了。

床頭櫃上那玩意不是應該在抽屜裡麼?他拿出來乾嘛?7

她嚥了一下口水,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手指不自在地輕輕撚搓了一下自己的睡袍。

正好兩人對視了一眼。

這眼神,濃重的深不見底,莫非她是什麼獵物一般!

韶至把煙按滅在菸灰缸裡,踩著拖鞋三兩步走過來。

阮羲和扭頭就要跑:“那,那個我冇洗乾淨,我,我再沖沖!”-